【中新网】下载app送58元彩金100可提现教师陈铸:美丽大漆涵养我的艺术大气

时间:2020-03-14作者:浏览:100

中新网福建新闻3月14日电(郑育红)说到漆,一般人想到的就是油漆,化学漆;然而真正意义上的“大漆”,却与这些化学合成的涂料无关,它是一种直接从漆树上割取下来的汁液加工而成的天然生漆,漆器艺人更喜欢称之为大漆。起因已不可考,但在中文里“大”有伟大重要的意思,足见生漆在漆器艺人心目中的地位。它和陶瓷、水墨并称“中国三大传统艺术媒材”。

福州是座漆城,接触到福州就会接触到大漆。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今天要探访的便是生长在这方土地上的艺术家陈铸和他心中的本土情结。

陈铸。 郑育红 摄

陈铸。 郑育红 摄

  

陈铸, 1976年出生于福建福州,1998年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2012年结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材料表现工作室。2013年及2015年,先后应奥地利和爱尔兰政府驻地项目邀请,赴奥地利萨尔斯堡及爱尔兰都柏林深造访学。2016年,漆材料作品《藏意系列之轮回》被中国工艺美术馆收藏。从事漆艺术研究多年,期间获得众多荣誉。

结缘大漆之魂

对陈铸来说,2010年到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材料表现工作室进修是一个特别的“转折点”。在访学期间,师从中国当代综合材料绘画领域首屈一指的名家张元教授,这次的访学经历也给他的创作打开了一扇全新的灵感之门。在选择符合自己个性的材料过程中,来自漆都的陈铸不可避免地选择了大漆这种材料,也因此与大漆结缘。陈铸开始使用大漆为主的综合材料进行创作,通过不断地尝试,他渐入佳境地领会了“漆”这一材料的特质,并且创造性地运用这种特质,来呈现自己想要的画面效果。

图为陈铸创作的漆画作品《当·莲》,用于纪念友情

图为陈铸创作的漆画作品《当·莲》,用于纪念友情

  

在他看来,漆画跟其他艺术创作最大的不同是漆材料中有深厚的传统,它的历史文化属性非常强,在他的创作中,漆不只是作为一种简单的材料存在,而是根植着中国的传统工艺和文脉。在他的漆画艺术创作中,叠加了许多中国的古老元素,如青铜纹饰、刺绣、浮雕、拓印等。西方绘画的强烈色彩,中西合璧的个性表现,浓郁的中国式书香气韵,在一众画作中,观者不难一眼辨出陈铸的画作。经年沉淀,陈铸也逐渐探索出属于自己的绘画语言。

当记者问及所有的这些中国元素,是处心积虑罗致入画的吗?陈铸用“因迹生象,落笔成迹”解释。其实在创作的过程中,这些形象是自然而然地流于笔端、呈现在画面上的,完全不必预谋。它们早已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俯拾即是。“画不出来的时候,放下笔到大自然中走走”,陈铸调侃到自己常常这么做。

大漆的学问,或许也是自然的学问。如陈铸所言,东方艺术离不开自然,漆源于自然,漆画的创作亦是如此,因此他的艺术亦总是与自然相互关照,进而积累演化。来自自然界大量新鲜生动的元素是陈铸进行艺术创作的灵感源泉,“因迹生象,落笔成迹”通过研究自然界中大量充斥的“痕迹”进行艺术创作,让痕迹为我所用,在那些看似不经意的痕迹中发现其蕴含的许多自然天成的元素和肌理符号让陈铸找到了自己绘画中的抽象语言和神秘的东方色彩。

铸造大漆之美

天然大漆作为“中国漆”,从新石器时代走来,几千年来大放异彩。在汉代发展到巅峰,被视为高贵与身份的象征。后因制作工艺的繁琐和复杂以及陶瓷和硬木家具的普及,大漆逐渐淡出了人们的生活。

图为陈铸创作的大漆家具

图为陈铸创作的大漆家具

  

大漆作为纯天然的涂料具备着许多现代合成涂料不可超越的优势,要如何让大漆重新走进当代人的生活呢?陈铸引用了明末清初著名画家石涛的一句话——“笔墨当随时代”,大漆产品的设计亦是如此。只有具备当下生活实用性,符合当代人审美眼光,才能引入现代生活场景,让传统大漆文化得以发扬和传承。将传统工艺和现代设计融合,大漆才能重归人们视野,而不是单纯作为艺术品用于鉴赏收藏。

图为陈铸创作的漆器作品

图为陈铸创作的漆器作品

  

大漆曾经属于中国人生活的一部分,到今日也应当是如此。“通过创作漆画、漆器等展现大漆的美,让大漆回归到生活,这或许是对它最大的保护。”这也是陈铸一直在做的事。2017年,他便开始孕育自己的品牌“漆·铸造”,旨在将传统工艺与日常实用相结合,让传统的大漆及其手作工艺冲破“只可远观的高傲”,走进生活,实现传统大漆文化在人们日常的传承、延伸、应用,让艺术渗透到生活中的每个细节。

漆·铸造铸巢艺术空间。郑育红 摄

漆·铸造铸巢艺术空间。郑育红 摄

  

谈话间,陈铸老师带着我们进入了“漆·铸造”铸巢艺术空间。一进展厅见到各式各样精美绝伦的漆物,不由惊叹巧夺天工的漆器手作工艺,中国历史悠久的漆艺文化。大到家具软装,小到茶桌文化等生活小器物,大漆内敛的美感,在展馆中安静绽放。

传承大漆之责

漆器不同于其他的工艺品,制作成本高,所有步骤都没法用机器代替,从挑选木材、制漆、制漆胎、上灰、上漆、打磨、抛光等,一共有70多道甚至近百道工序,必须用全手工完成,同时大漆还要达到特定的天气才能干燥,因此工期很久。

大漆生活空间-书房家具。 郑育红 摄

大漆生活空间-书房家具。 郑育红 摄 

  

“快对大漆来说是做不出好东西的,唯独慢和细心耐心才可能出好的作品。漆器的制作过程其实很考验人的耐心,一件作品往往需要短则三五个月长则大半年,甚至一年两年,现在的年轻人大多不愿意从事这一行业。”陈铸表示,坚守并传承这项传统工艺,让大漆技艺结合现代生活美学,走向全国,走向世界,这也是他一直在努力做的事。作为下载app送58元彩金100可提现美术学院的教师,他把大漆技艺带进高校,让更多的大学生了解到漆器艺术和大漆修复技艺,同时“漆·铸造”也与众多高校合作,作为实践基地,给更多的漆艺爱好者提供了很好的实践平台,让中国传统的大漆文化更好地传承下去。

图为陈铸在接受记者采访。郑育红 摄

图为陈铸在接受记者采访。郑育红 摄

摄像机前的陈铸与我们侃侃而谈。然而,当他坐到未完成的作品前细细打磨时,我们感受到的却是艺术家手中大漆所独有的静谧与雅致,是时光的沉淀,也是中国传统工艺和世界的对话。

漆艺镶嵌工艺之贴蛋壳(图为陈铸正在教他的学生贴蛋壳的技巧) 郑育红 摄

漆艺镶嵌工艺之贴蛋壳(图为陈铸正在教他的学生贴蛋壳的技巧) 郑育红 摄

  

图为陈铸正在创作未完成的漆器作品。 郑育红 摄

图为陈铸正在创作未完成的漆器作品。 郑育红 摄 

  

漆画专家、台湾中国文化大学教授许坤成曾说过,“不到福州,真不知道漆画有多好。” 正因为有陈铸这样的漆艺传承人,让本土文化与艺术碰撞出火花,将中国的漆器和漆艺术推向世界,走进更多人的现实生活。在推杯换盏间,对镜梳妆时,真实地触碰这种浑厚温润的美,福州才能不负“中国漆艺重镇”的美名。(完)

  

转自中新网-福建-2020年3月14日

http://www.fj.chinanews.com/news/fj_zxyc/2020/2020-03-14/462444.html